Winds Wow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20|回复: 0

再见,又一个世界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8-5-13 01: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ouldancer 于 2018-5-13 01:03 编辑

       起这个名字的标题,很多从十四年前就接触WOW的老同志们大概都晓得。当年一个手持火炮的矮人和他的伙伴(一只萌凶的白熊)站在风雪呼啸的雪山上的画面正式带我进入了Word of Warcraft,一句“一个世界在等待”从此贯穿我的游戏人生。我也同所有的老同志一样从高中到大学到毕业到工作,WOW一直陪伴着我,她或许更多的是影响了我的学业,影响了我的感情,甚至影响了我的生活,但是我戒不掉的是她带给我的快乐。
       快乐从何而来?可能在最初的快乐是第一件精良(蓝色)装备给我的获得感满足感,是毁灭之刃握在手里的荣誉感(装B感),是累死累活折磨不断终于成功完成LR史诗任务的自我超越感。但是当越来越高级越来越炫目的装备不断获得之后,这种获取装备的快感也渐渐削弱,更多的快乐来自于团队每一次成功的副本开荒,每一个BOS的First Down,每一次野外手心出汗的PK击杀,每一次Team Speak 、UT中传来MT的声音“我艹尼玛,老子的血,哎!牛B!我没死!”。个人的快乐永远抵不住一群人的热情,团队至上是WOW的游戏推进核心。从这时开始,WOW成功用这种游戏黏度让我在这个世界坠落,我不再那么痴迷装备等级、品质、颜色、稀有度,我想我爱上的是每个游戏中电脑屏幕后面的那个人,无论他(她)是什么身份。我想我一直是暴雪的拥趸,他用另外一个世界让我认识到更多的朋友,而朋友恰恰是我在WOW中获得快乐的真正原因。我想我应该感谢暴雪这样一个优秀的游戏公司,当然也要感谢第九城市这个被无数玩家吐槽的国内运营商,他们构建了一个平台让我一个懵懂的土鳖少年在一个魔幻瑰丽的世界中体会快乐。暴雪从1994年开始逐步构建了一个宏伟的故事,有着与现实世界相媲美的世界观,所以一个世界在等待不虚此行。
       不虚此行中也不尽然是快乐,同我们的现实一样,也充满了忧愁、离别、悲伤、纠结和回忆。从05年春季国内测试到正式商业化运营,到后面的TBC跳票,到巫妖王到大灾变,我先后从国服转战台服甚至外服,每一次都要集火一下当时新闻出版总署的审核机制和咒骂九城。为了玩台服玩外服,到处找朋友借万事达借VISA,就是为了继续WOW征程,幸运的是一直有朋友陪伴,不幸的是随着时间流逝,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可惜没有最终坚持到最后,巫妖王之怒后慢慢的大家都AFK了,但是让我回忆到底是哪一天大家都不见的时候,我却拼命记不得,也许淡忘才是最好的回忆方式,因为这样才没有那么痛苦。2011年大地的裂变之后,我再也没有玩过WOW,游戏账号也变成了战网通行证,我没有登陆游戏却把我所有的ID都归到战网,也许我还幻想有一日能再上船。之后的几年,我再也没有对一个游戏有如此投入,玩了很多游戏EQ、EVE、激战2、剑侠等等,但是都是跳蚤玩家。这段WOW时光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也获得了许多快乐,也许在这里不会有当年的朋友再看到我,记得我,但是我依然要对你们说一声谢谢,我来自二区屠魔山谷服务器联盟方,ID:霹雳雷,感谢套哥、A哥、七哥、飞飞、飞鱼天堂、走走道疯了、洗只狼、东哥,原谅我不是每个人ID都记得那么清楚,但是我记得你们每个人的声音、感觉。
      下面是我和逐风的故事。2016年的某天,我在魔兽贴吧里闲逛,偶然看到几个广告帖子,嗯,就是怀旧服广告,从此就开始各种怀旧服之旅。期间也认识了很多朋友,都是对60年代充满热爱的兄弟,陆续的也加入了各种怀旧玩家群,大家彼此推荐(公关)各种所谓的真正怀旧服,各种版本的怀旧服。16年我同几位朋友玩了一个叫《永夜港》的私服,从这里开始认识了一位朋友林志玲,不过是男版的。可惜《永夜港》没有坚持多久便关服大吉了,这之后2017年夏天我们便来到了《逐风》,在这里我成为了部落的一员,在这里我与林志玲重逢,有种他乡再遇故知的感觉。我们同属一个公会(梦想),这个公会的会长是多么的狂野奔放我稍后介绍。我也看到论坛里、QQ群里很多对《逐风》服务器和GM的评价,有鼓励有夸奖,我在这里就不多说场面话、油嘴话,免得落下个讨好GM拍马屁的名声,虽然我个人在《梦想》公会被公会傻屌们封为“梦想马屁双精”(另一位马屁精是一个叫余文乐的观众,据可靠消息此人是林志玲的P友)。我想谈的是存活的怀旧服是什么样子的。怀旧服还能有一定的玩家拥趸和市场和当下流行的各种什么联盟、什么荣耀、什么吃鸡等快餐类游戏是有区别性的,怀旧服的受众大部分依然是以前那些玩过国服的玩家,并不是当下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能否认15-25岁的年轻人才是最大的游戏市场,也是最被重视的受众群体。那我们怀旧服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我觉得是我们这些老茄子对WOW不灭的热爱与热情,是WOW自身的魅力。这样看来我认为一个怀旧服能有效存活的两个主要方面就是一要维持受众人群的黏度和游戏时间,二要在优化游戏体验的基础上保持怀旧服的怀旧性。(所以我个人认为瞬飞、双天赋等有一定介入性的改变是有益的。)看一个怀旧服火不火数据只有一个,在线人数,《梦想》作为部落数一数二的大会,活动日几百人,非活动日也有一百至二百人,我想这对于一个怀旧服来说已经是成功的,做好的怀旧服原因都一样,我就不一一陈述。我对《逐风》发自内心的感谢只有一个原因,感谢《逐风》能提供一个较为优质的平台让我再见又一个世界,让我对WOW讲不出再见。
       我到《逐风》有一年时间,一年对于一个怀旧服来说不短。在这里我结识了很多朋友,让我也再次体会到游戏的核心乐趣,那就是人与人之间基于游戏带来的关系来往。记得以前宣传一款网游总是不免提及这是一款MMO某某类型游戏,其实无论什么游戏不管是小时候简单的扔沙包,还是万人体育馆里的球赛,还是网络游戏,我始终觉得游戏互动才是游戏最终的乐趣,你搞个单机拿一把各式无尽属性造型无法描述的武器站在没有人全是NPC的电脑画面里,你也没有啥乐趣,除非你有超强的自我自慰自我超越感(其实就是意淫)。在《逐风》我有幸结识一批朋友,有幸加入一个我自认不错的公会,有幸能参加活动。我肯定不是手法最好、意识最牛、装备最狠的那个人,但是我想我应该是最能体会游戏乐趣的那个人。在《梦想》公会很多朋友给予了我最大程度的照顾关心,刚入《梦想》一个叫什么什么鸡的(也许是纯情小小鸡,也许是低调大大鸡,反正都是鸡)会长给20G给背包,到目前为止,所有新入会的小号都可以写信申请新人补助,这个规矩从《逐风》开服到现在从未终止,仅凭他对公会每个成员都能做到这一点,我对这个会长是佩服的。但是这个会长其它方面不敢恭维,多次公开炫耀自己的某项器官长度,副本进程中多次怒吼团员“你他妈搞我是么,再他妈怎样怎样,你就给我怎样怎样”,经常性强叉无人出分的装备给某人,多次将我禁言降阶管黑屋,介于以上种种恶行,我只能在公会多次对其进行表达个人崇拜及仰慕,以至于我和另一名部落排名106名的盗贼余文乐(我105名,因为我T2毕业)一起获封“梦想马屁双精”,但我不屑与此人为伍。当然,能让我感激的有更多,有的兄弟替我RAID还自掏腰包在G团给我购买极品武器,还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嘴上调侃内心温暖。有不断给我邮寄药水不计回报的兄弟,有总是不问我喜欢不喜欢要强制送我各种变身的兄弟,有一句话就起身陪我去各种任务的兄弟等等。我想虽然十几年过去,我们已经从少年长大成人,但是我们依然未曾失去那份赤子之心、热忱之情,依然保留了对朋友的爱。再次相见,在又一个世界。
       感谢我在《逐风》遇见的每一位朋友,可能我不能一一念及,但是你们都在我心里。
       排名就分先后技术大人、梦想会长、梦想某团团长、梦想官员、梦想某团职业队长、梦想小弟们
       排名乱七八糟VC、K萨、B法、MZZ、法神、奶罩、九妹、宝强、牛哥、雪茄、小崔、小黑、吕布、一杯、风尼玛、加藤鹰、铁血军魂、大唐儿子、湿的林志玲、吃鸡山余文乐、大耳朵图图、小鸡巴图图、吃土的图图。

十年魔兽未了情,一年逐风又相逢。
若非梦想终再聚,盼得怀旧续永恒

部落《梦想》公会盗贼:Souldance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Winds Wow

GMT+8, 2018-12-23 15:55 , Processed in 1.31040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